喷气轰炸机时隔9年重返飞行院校 轰6变身教练机(图)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军网4月12日发表报道:《空军飞行学员首飞喷气式轰炸机》,发表了一组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飞行学员首次驾驶喷气式轰炸机升空训练的照片。报道中提到,这是喷气式轰炸机时隔9年重返飞行学院后,飞行学员首次驾驶喷气式轰炸机飞行。

>
轰运教7,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西安飞机工业公司在运7-100公务机的基础上改进研制的双发涡轮螺旋桨教练机,加装了相应的训练设备,更新了机载电子系统,用以替代陈旧的轰教5、运教5、安-24和
安-26教练型。

由于人民海军航空兵是在人民空军成立之后才逐步建立的,因此在海军航空兵发展建设早期,不仅经常从空军接手飞机,还有一些空军部队整建制转隶成海军的情况。而直到海航本世纪建立自己的飞行员培养体系之前,其新飞行员也都是一直从空军航校毕业学员中分流而来的。

  据悉,中国空军早期使用的轰教-5型喷气式轰炸机退役后,一直使用轰运教-7型涡轮螺旋桨轰炸机来进行轰炸机飞行员训练,然而这种飞机飞行速度太慢,操纵手感也和喷气式轰炸机存在区别。近年来随着轰-6K等新型轰炸机大量入役,一批老的轰-6式轰炸机不再需要担负战备值班任务,因此可以进入教练机行列。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我军轰炸机部队大举扩张后对训练要求的大幅度提高。

▲像驾驶歼-6击落F-104C的高翔老爷子这样的“海空雄鹰团”著名英模,也是走过了先陆军,再空军,而后海军的道路的

图片 3起飞前与轰炸机合影

近年来随着海军航空兵建设的推进,特别是特种机部队规模的扩大,院校人才培训的力度也要加大,这一点与空军航空兵是很接近的。而空军从2016年开始,就借助部队改装运-9等新机的时机,将替换下来的部分运-8C送到院校用作教学训练,使得在轰运教-7上完成初始培训的学员能够更好与部队主战机种对接。

图片 4认真准备首次飞行

▲对比可见,院校使用的运-8后来在机头侧面喷涂大尺寸两位数编号

图片 5准备登机,注意这批用作训练任务的轰-6飞机还有机头的23毫米航炮,表明这是一批早期的轰-6飞机

基于这种类似的需求,担负大型机人才培养任务的海军航空大学某团,近期也从空军接收了一批运-8C运输机。这样在海空军院校普遍装备运-8之后,就能在轰运教-7上实现飞行员、领航员同机合训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飞行员、领航员、通信员和机械师四大专业同机合训,提升了飞行人才培养效率。

图片 6准备起飞

▲空军航空兵某部向海军航空大学某团移交运-8C的场面

图片 7准备登机

但特种机部队的人才培养,并不仅仅是飞行人才本身。能否利用院校培养特种机各战勤岗位操作人员,改变目前特种机部队战勤人员需要从其他部队转岗抽调、再行培训的过渡性局面,对特种机部队在扩编后的可持续发展,同样有着关键作用。

图片 8起飞

航空兵空中战勤人员作为空中信息化作战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主要通过机载探测设备,完成各项侦察预警任务。此次招收的数名空中女战勤,是从北海舰队各单位通信、电子类专业的女干部、女士官中经过单位推荐、文化课考试、面试、心理测试等关卡脱颖而出的。被选拔出的这些官兵作为培养对象,经院校短期培训后,在飞行部队经过理论改装、地面模拟器训练、教员带教等方式进行改装。

图片 9

同样立足于国内力量研制装备电子战飞机的日本航空自卫队,则在2014年成立航空战术教导团时,将过去由航空总队司令部飞行队下属的电子战支援队,扩编为电子作战群。该群装备2架YS-11EA和1架EC-1电子战训练支援机,以及4架YS-11EB电子战支援机,前者主要用于特种机战勤人员的培养,后者主要用于执行任务。

  这批轰-6飞机可能是轰-6甲型,未经现代化改装,只能使用自由落体炸弹,不过作为教练用途还是没有问题的

▲驻扎入间基地的电子作战群唯一的EC-1,该机在C-1运输机的基础上增设了大量天线,既可用于机组人员培训,也可用于实际执行任务

  中国军网4月12日电 记者李开强、通讯员王志佳报道:东北大地乍暖还寒,数架由飞行学员驾驶的某型喷气式轰炸机,在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机场呼啸升空。这是喷气式轰炸机时隔9年重返飞行院校后,飞行学员首次驾驶喷气式轰炸机飞行,标志着空军飞行院校再次形成喷气式轰炸机教学能力。此举将极大缩短空军轰炸机飞行员成长周期,对空军轰炸机部队的战斗力建设意义非凡。

▲在202号C-2运输机基础上改装的电子战飞机,该机目前仍在岐阜基地测试。空自目前的特种机数量不多,未来是否会将作战单位和训练单位独立划分还待观察

  去年初,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二旅正式领受某型轰炸机改装训练任务,同年底,全体改装教员顺利通过空军任教考核。在不到一年的改装过程中,全体改装教员完成了总结一套教学方法、形成一套保障资料等“五个一套”教学及保障方法。

相比之下,海上自卫队则在编制上就把实际执行电子情报搜集任务,装备OP-3C、EP-3C的第81飞行队;和装备UP-3D、执行电子战训练任务的第91飞行队分开了。根据近期报道,日本还将基于其国产P-1海上巡逻机研制新一代电子战飞机,替换已经逐渐老旧的P-3系列电子战机型。

  准备工作中,教员和学员牺牲休息时间连续多天进行地面准备,强化学员对新机型的整体感知;通过座舱实习、开关车和大速度滑行训练,体验飞机状态;组织地面教学安全和空中教学安全专题研究,制订地面预习教科书、标准操作程序以及特情处置手册等规范资料,确保飞行教学质量、防止人为差错。

  记者了解到,按照空军试训大纲的目标要求,使用喷气式轰炸机训练的飞行学员,毕业后可直接进行战术训练,极大缩短飞行员成长周期,有效提高轰炸机部队的战斗力生成速度和质量。

▲2014年,海自OP-3C和空自YS-11EB进行了针对中俄联合军演的侦察飞行任务,图为由日机拍摄,挂弹抵近监视的原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歼-11

图片 10

▲P-1电子战飞机的宣传,可以干扰通信,并欺骗敌方预警机和军舰的雷达

图片 11

可以预见,随着人才培养的持续,至少能够国产化P-1这个80吨级下单翼喷气平台的日本,未来还会进一步扩充其电子战飞机的规模。不过虽然日本在特种机人才培养上算是小有所成,但与之同为大型机的轰炸机,无论是飞机还是人,都不是这个战败国配折腾的。

  此前我海空军使用轰运教-7来模拟轰-6进行投弹训练,注意该机腹部装有雷达轰炸瞄准具,右侧机身加装了模拟轰-6机头投弹手座舱,这样的教练机无法真正模拟轰-6的飞行特性和投弹方法,飞行学员使用该型机完成训练后还需要进行转换训练

▲在和平宪法被彻底撕破前,战略轰炸机仍然是当年用两颗原子弹炸出战后日本政治格局、如今又成天绕着日本飞、但日本就是没法拥有的装备——图为11月27日,日方拍摄的俄空天军图-95MS

图片 12更早的时期我军使用轰教-5来进行训练

还是说回咱们自己,在轰炸机部队人才培养这方面,中国空军在“运-8进院校”之前几年就开始了“轰-6进院校”。特别是随着能够使用鹰击-63空地导弹的轰-6H也调拨到院校之后,不仅解决了院校先期接装的轰-6机群偏老旧,日常训练出动量不足的问题,还使得飞行人才培养更与部队需求对接。

▲经过近几年的实践来看,各部队反映,从轰-6特别是轰-6H上毕业的学员,技术基础要明显强于只飞过轰运教-7的学员

由于1960年之后苏联援助的断绝,导致当初引进数量较少,但训练强度又较大的轰炸教练机难以保障飞行;这使得在我军轰炸机部队历史上,确实出现过从雅克-18初级教练机毕业后直上图-2轰炸机,初教-6初级教练机毕业后直上伊尔-28/轰-5喷气式轰炸机等等奇迹。而随着任务系统升级换代,作战性能更加强大的轰-6K/N成为人民空军轰炸机部队新一代主力装备,人才培养不能再停留在轰运教-7直上“战神”的层次上了。

▲轰运教-7在机身侧面17-31框增设了两个弹舱,共可装载20枚15kg训练弹。该机能够培训机组基本的双发飞机操纵和领航、临空轰炸训练,但更高级别的科目就无能为力了

虽然海军航空兵轰炸机部队的装备规模较小,但也在近期开始换装了轰-6K改进型反舰导弹轰炸机。作为唯一尚未在阅兵等公开活动中亮相过的现役轰-6飞机,该型机技术跨度相对海航现役的轰-6G/L同样很大;参照空军近年来推动的轰-6进院校模式,海航理论上也可以将部分轰-6G移交院校。

▲除了翼下多2个用于挂载电子战吊舱的专用挂架之外,该机和轰-6K的最大区别特征是机身后上方加大的数据链天线

与作战部队更配套的装备到位,还只是飞行学员培养贴近实战的第一步。目前,空军各飞行学院培养歼击机飞行员的训练旅,已经陆续开展了“螺旋”动作的改出训练、空靶地靶训练和自由空战训练等带有强烈战术背景的科目。对于之前缺乏这类科目经验的院校来说,要开展这类科目,必然需要和作战部队建立畅通的人才交流任职渠道,使得教员队伍本身更与战场对接。

▲分属哈尔滨飞行学院下属不同训练旅的轰-6和“山鹰”编队飞行,让“山鹰”上的飞行学员也能初步感受一下,将来毕业以后开上三代乃至四代机,护航“战神”出岛链大概是个什么感觉

越来越多的主战机型进院校,除了让学员们在下部队之前能更好地适应部队现有装备之外,从长远看,随着一批批战机从部队到院校的流转,由于我军飞行学院较多、分布地域广,这种随之而来的,在更加广泛的范围内实现的人才流动,也将对未来航空兵部队的建设发展带来更加深远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