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磨不成一剑,印度HJT36教练机或成LCA难兄难弟

图片 1

除LCA“光辉”轻型战斗机之外,HJT-36“星”式轻型喷气式教练机是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进行中的另一个研制项目,该机和LCA一样在研制中遭遇重大技术问题,导致二十年仍未磨成一剑。

摘要:9日中午,正在为即将开幕的印度航展做准备训练飞行的印度空军“阳光”飞行表演队两架飞机相撞,双双坠毁。

>

图片 2

图片 3

HJT-36教练机是HJT-16的替代机型,1997年开始研制。2001年1月,印度空军的187架需求量和印度海军的24架需求量得到批准。2003年2月,公司宣布HJT-36教练机的第一笔合同签订(印度空军的16架)。该机型在2003年3月7日完成首飞,预计自2007年末开始交付。

HJT-36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9年,当年印度空军正式与HAL签订合同,研制HJT-16“射线”喷气式教练机的后继机。相对于LCA,HJT-36的研制难度并不是很高,这是是一种采用梯形下单翼的单发喷气式教练机,机翼前缘后掠18°,翼展9.8m,正常起飞重量4.1吨,采用串列双座设计和机身两侧小型进气口,安装一台俄罗斯土星AL-55I涡扇发动机。

19日中午,班加罗尔,正在为即将开幕的印度航展做准备训练飞行的印度空军“阳光”飞行表演队两架“鹰”式MK132教练机(机号A3671和A3679),在当地时间11时46分做完飞行表演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动作“”镜像飞行改为滚转“”时发生相撞,双机坠毁,其中一架飞机的两名飞行员跳伞,另一架飞机的飞行员伤重不治。

型号演变

HJT-36原型机PT-1在2003年3月7日首飞,2009年该机进入低速生产,截至目前已向印度空军交付12架低速生产型。但该机始终未得到印度空军的认可,被判定为不适合服役,导致迟迟无法进入全速生产阶段。

图片 4

后掠式下单翼,后掠式尾翼,串列双座驾驶舱;单台土星AL-55涡轮风扇发动机;座舱罩后方分叉式进气口。不要与AT-3、G-101、IAR-99、K-8、L-39/L-159系列、MB-339以及米格-AT混淆。

图片 5

“阳光”飞行表演队的正式名称是印度空军航空表演队,成立于 1996 年 5 月 27
日,驻地在比德尔空军基地,使用HAL设计制造的HJT-16
“光线”初级喷气教练机/轻型攻击机,是第一个使用自制飞机的印度飞行表演队。在此之前,印度空军的表演队是“雷电”,成立于1982年,使用的是霍克“猎人”单发高亚音速喷气战斗机。

根据印度空军内部的消息,HJT-36在飞行品质上存在严重问题,严重影响新飞行员培训的安全性。该机失速速度太高,达到了每小时208公里,这对印度空军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因为教练机理想的失速速度应该是每小时170公里或更低。

1996年,在印度空军参谋长的个人坚持下,印度空军从各飞行中队集中尖子飞行员组成现在崭露头角的“阳光”表演队,同年10月6日的印度空军日,“阳光”在帕拉姆空军基地首次公开亮相。

除此之外HJT-36在失速陷入尾旋之后也无法顺利改出,这对飞行学员来说是致命的问题。HJT-36自2003年首飞以来已经发生了三起事故,涉及两架原型机。印度空军表示如果HAL无法解决HJT-36的飞行品质问题,该机将永远无法开始全速量产,甚至威胁HAL说会考虑采购国外现货来取代该机。

一般来说,“阳光”飞行表演队共有13名飞行员,每年两次从作战部队飞行员中选拔,中选者会在表演队中服役3年。在各种作战飞机上飞行时数超过2000小时,其中包含在HJT-16上有1000小时经验者才有资格申请。表演队的飞行员也全部是飞行教官。

图片 6

HJT-16是印度发展自英国“喷气教师”的一种喷气式教练机,采用的是并列式座舱,教员席在左边,所以有些专门供教员使用的控制仪表在左边,这样的布局,无疑给编队特技飞行造成一定困扰。

面对来自军方的沉重压力,HAL在3年前就开始刻苦攻关,期间HJT-36所有试飞活动被暂停。

2011年2月起,“阳光”飞行表演队因印度空军严重短缺教练机而解散。直到2015年2月该队伍重建,使用HAL组装的“鹰”式MK132教练机作为表演用机。确定使用“鹰”式之前还传出过“阳光”可能改装同为HAL研制的HJT-36喷气式教练机的消息,但随着HJT-36项目本身的不顺利,这个消息也就没有下文了。

照理说即便按照HAL的研发能力,研制这种“低技术”教练机不存在任何技术困难,可为什么HJT-36的飞行品质就一团糟呢?经过深入风洞研究后,HAL的专家们得出结论,由于HJT-36漫不经心的气动设计,该机机尾必须彻底重新设计,才能解决失速速度过高和尾旋改出性能极差的缺陷。

图片 7

图片 8

作为印度军队的一张“阳光”飞行表演队的足迹遍布东南亚,曾在缅甸、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新加坡、老挝和中国进行表演。2007年的兰卡威航展上,笔者首次观看了他们的表演,随后2008年珠海航展再次见到他们的身影。

4月17日,经过重大改装之后的LSP4低速生产型HJT-36在班加罗尔的HAL机场开始试飞。从HAL发布的照片可以看出,LSP4的机尾经过加长,垂后移到尾椎末端并改用全新设计的大型方向舵,发动机舱缩短,尾喷管前移并在机腹增加两片小型垂尾。

印度空军的坠机事故,近年来发生多起。去年7月,一架印军米格-21在北部喜马偕尔邦的冈格拉地区坠毁,飞行员下落不明。2017年10月6日,一架印度军用直升机在靠近中印边界的争议地区失事,机上7名军人全部丧生。同年7月印度空军一架直升机也在中印边界争议地区失事,导致3名机组成员和1名士兵死亡。
同年3月15日,印度空军一架“猎豹”直升机在北方邦安拉阿巴德市的一个村庄坠毁,伤亡情况不明。就在同一天,印度空军一架苏-30MKI战斗机在西北部拉贾斯坦邦巴尔梅尔空军基地附近的一个村庄坠毁,事故导致3人受伤。

新垂尾和腹鳍将能在大迎角姿态下保持飞机的方向稳定性,推迟进入失速的时间,即便陷入失速后,全新设计的大型方向舵也有助于改出。LSP4很可能还吸取了BAE系统公司的建议,通过翼尖配重来增加滚转惯性。

和印度空军一样,“阳光”也没有摆脱坠机的“魔咒”。2006年3月18日,阳光的一架HJT-16坠毁,两名飞行员受重伤。2007年12月23日,一架阳光的HJT-16迫降,飞行员逃生成功。2009年1月21日,又一架HJT-16在田野中坠毁,飞行员重伤。

图片 9

(原载微信公众号:ET航空文化站,原标题“印度空军的骄傲,印度航展的开门摔:阳光飞行表演队”,转载时有改动)

虽然HAL把这次试飞当做HJT-36漫长研发史的一个重大里程碑来宣传,但笼罩在该项目头顶的乌云仍然没有散去。对机尾进行的重大修改不仅需要新一轮试飞来验证,还需要修改生产线的工装夹具,已经进一步增加了该机的研发和生产成本,还让HJT-36近年内服役的期望化为泡影。

这对于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服役的HJT-16“射线”来说无疑是个噩耗,印度空军很可能还是要通过对外采购教练机来解决换装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